8点阅读免费小说 > 都市小说 > 三村演义 > 一百八十四章第二次谈判
    代言人马克把第一次谈判汇报到本国总部,总部认为一件小事,中方已经铺好路,还没有谈好,很生气,又向中方引进部门施压。

    谈判团里,中方引进部门的人有六位,其中一个是文字记录,另一个录音。中方引进部门长官仔细研究了第一谈判的全部内容,认为中方没有错,错在代言人马克,想为自己的政绩加红花,出的价位比预计的低到二十倍。

    太低估那个叫杨新华的家伙了,人家是大学生,自主创的实业轰轰烈烈,人能傻哪里去?

    中方公司的人把原始记录也传宝石总部,马克被臭骂一顿,命令他抓紧举行第二次谈判,赶紧签下合同,免得夜长梦多。

    钱算什么?宝石公司不差钱,只要用钱能摆平的,公司不在乎!羊毛出在羊身上,简单的道理,马克没弄明白!

    杨新华接到第二次谈判的通知,知道马克还没有放下姿态,通知不是通知,单方命令!

    其实,杨新华这些天也没闲着,外国话听不太利索,中国人在谈判团里还占大部份,他善于单独行动,私下每个人都被他拜访过。也不空手,每人在信封里塞两千块钱,十四个中方代表,他准备了十四个信封,让他欣慰的是,十四个信封居然全部送出去。

    咳!中国人手里还是缺钱呀!

    他送人钱,也不逼人透露什么消息,只是东一榔头西一杠子的胡聊。

    聊了十四个人后,杨新华得出几个给论,马克非常自负,特别看不起杨新华的企业,认为连他们国家的小作坊也不如。其二,宝石总部很重视谈判,他们认为进入中国市场,绝对不能有商标撞车事件发生!其三,具体赔偿多少没定,等谈判结果在研究,但是有一个初步的估计数,五百万人民币!

    呵呵,伍佰万?杨新华的心理价位是五百万美金!

    这次杨新华只带了陈计兵与郑伟三人出席。还是第一招待所三楼会议室,对方二十多人,杨新华这边只有三人。

    双方刚坐定,马克说:“鉴于中方宝石公司自愿放弃宝石商标,D国宝石公司会依照公司法给予补偿,今天我们就补偿数目举行谈判。”

    听完翻译说完,杨新华站起来说“宝石公司财大气粗,预估的赔偿金额是多少?”

    马克伸出一个手指头,后面跟了一长串英语。杨新华不管他说什么,直接说:“我同意D国宝马公司补偿我们一千万美金,虽然比我们预想的八千万美元的补偿少很多,我们公司本着友谊第一的精神,欢迎D国公司落户中国,带动中方技术进步!”

    翻译把杨新华的话翻译过去后,马克连连喊着N0,他说他伸出一个手指,表示是一百万人民币。

    郑伟理解杨新华的意思,胡搅蛮缠的目的是多要钱,也立即站起来说“中国是有五千年文明史的泱泱大国,不喜欢出尔反反尔的小人,马克先生先说好补偿一千万美金的,看到我们同意了,又改说为一百万人民币,我们没见过钱吗?一百万人民币也好意思提,我现在有理由怀疑D国宝石公司是小作坊财也不大,气也不粗。”

    反正是D国宝石公司求我们的,就坚持一千万美金看他们怎么说,有一千万美金,说不定可以购买到先进国家的自行车,摩托车生产线,提前实现四个现代化!

    马克听过郑伟的话,很是不满,衣哩哇拉的分辩很久,但杨新华他们三人像约好了,很少在开口说话,偶尔开口说了,也是说先把一千万确定再说话!

    一千万美金?马克气得脸都蓝了!

    一个下午,很快结束了,马克期望的目的又没达到!生气归生气,把谈判过程如实地传回总部。经过上次,他知道朝总部传递消息的不止他一人,总部在他二十个谈判人员中,保守估计,预设了三条汇报渠道。

    他妈的总部,跟杨新华一样狡猾!

    两天后总部来了指示,其一,中国市场太大,必须取之。其二,要放下身段,多与杨新华接触,摸清他真实想法,在最近的第三次谈判中一锤定音。

    居然没说具体钱数!

    还要与杨新华私下接触?马克对那个惯会胡说八道的人,恨不得一拳砸死,实在不想与他面对面!

    杨新华在八里堡买房子后,晚上有事来县城后,基本上都回去,杨金枝说,家里没男人,她和礼芬带孩子住那里害怕。

    今晚孙冲来访,这家伙向来出手大方,居然让批发部送来十箱子啤酒, 两箱汤沟大曲。但凡大曲,除了平县大曲卖两块一瓶,(这酒春节期间涨了五毛一瓶),其余的都卖三块以上。

    孙冲来的目的,让杨新华在二环路的四个路口买地,别的路口大小都有建筑,这四个路口周围冷清建筑更是空白。

    杨新华春节前捐十二万给县委更新办公设施,深得各位领导人心,这时候拿地,至少办理各项手续时顺溜。

    杨新华承认,孙冲极具超前眼光,二环路眼下脏乱差,暂时定性为郊区,但县城稍微一发展,二环路两边的土地会飞涨,等到明确涨价时再动那几块地的心思, 不知又有多少钱要打水漂!

    “你的目的呢?”杨新华不相信孙冲无利早起!

    “你不能等喝酒时再问吗?有些事没有酒蒙脸,说出来会脸红。”孙冲埋怨地说。

    身为平县农村信用社一把,能找到一百个借口自己拿下来那块地,杨新华不相信他没有目的。

    在杨新华目光直视下,孙冲无法躲藏,讪笑着说:“听说D国宝石公司要补偿你一部份钱,你把那钱存进我行就行,看看,回报多简单!”

    酒菜已弄好,杨金枝请他们俩过去喝酒。孙冲三杯酒下肚,带着酒气说:“以我的眼光来看,手里有钱的话,多买地,以后升值最快的,应当是土地。”

    杨新华奇怪地看着他,这个秘密是杨新华研究了深圳发展现象得出来的,孙冲却也知道。看不出来,这家伙也长着一颗投资脑袋。

    等孙冲走过,杨金枝别有心的问:“孙冲建议你买四个路口的土地,能在人民路与二环交叉的路口盖一座酒店吗?我学的管理,手头得有件事情做,你看妮妮都能开酒店!”

    杨新华闻听,问道:“你真想插手经营上的事?”

    杨金枝认真的点头,她把孩子递给洗刷完毕的礼芬,她说:“我那么年轻,不能让你养我一辈子,说实话,在管理方面我也有自己的想法,有舞台,谁还不想表演?”

    “噢”杨新华端起刚泡的水,嘘了一口,他看着杨金枝娇好的脸庞上,洋溢的自信,告诉她说“酒店呢,妮妮已开始干了,就让她继续干,服务行业又不是酒店一样,咱们可以开宾馆,几年后,到平县来的人,吃饭就去找正是味道,住宿就得来金枝宾馆,咱要干,就得干平县最好的!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老公”杨金枝居然狠狠地在杨新华脸上亲一口,杨新华一把逮住了她的纤细手腕,认真的问:“想好了,这辈子非跟我不行?”

    杨金枝迎着他的目光说“无论你嫌弃与不嫌弃,都准备讹你一辈子的,反正你欠我们杨家,我来拿利息!”

    “咱不能说些爱情什么的,张口报恩啊什么的,俗不俗?”

    “切!谈假的不是我个性,爱情什么的你留着跟胡秀果说吧,那个女孩比我还俊,适合你去谈爱情,我只能过过日子。”

    杨新华拉住她,贴着杨金枝的耳根说:“胡秀果的事在你之前,她比你冤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胡秀果一个人吗?”杨金枝松开杨新华,盯着他的眼睛说:“好像还有刘梅吧,你已经有过两次经历了,娶我一个带孩子的,应该够本了。”

    杨新华想不到,杨金枝对他了解的详细,在女人面前,别的好遮掩,感情的事像藏在璃玻后面样,连一点秘密也无——

    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