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点阅读免费小说 > 都市小说 > 平凡的世界之我是孙家女婿 > 第八十四章 一片白花花
    分岔路口,少安和他们分开,继续沿着土公路朝双水村走去,王满银和陈明昊则转身朝罐子村走去。

    王满银身上还拿了一个布袋子,里面全是板栗,不知道是哪家储存起来的,刚拿到鸽子市上换了一些粮食。

    有少安和陈明昊在身边,他自然不好将板栗甩进空间,只好一路扛着回去。

    回去路上,王满银闲聊道:“昊子,大娘和你妹妹知道你在鸽子市干不?”

    陈明昊摇摇头,又点点头,“他们只是知道我半夜出去,不知道我是去鸽子市了,我不情愿让他们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拿回去的那些粮食怎么解释?”

    此时陈明昊的肩头上也扛着三十斤的玉米面和五斤的粉条,他闻言一笑,“我就让他们安心吃,反正粮食都是我花钱买来的,吃着安心。”

    王满银笑了两声,突然想起了什么,说道:“对了昊子,你今年也二十二了吧,这么一个大后生还不考虑自己找一个婆姨放在家里?”

    陈明昊咧嘴一笑,“我肯定想找一个,但这不是没你这福气。”

    “嗬!怎?你还想找一个兰花这样的?我告诉你,十里八乡,兰花就是最好的婆姨,你还是别按照我的要求来,将就将就得了。”王满银开玩笑道。

    “去。”陈明昊拍了一下他的手臂,突然沉默下来,不知道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王满银一看他这模样,当即拿手电筒照在他的脸上,审视道:“你怕不是有中意的对象了吧?”

    陈明昊像是被人发现了什么秘密一样,赶忙将他手电筒按下来,口齿不清的回道:“你瞎说个甚,我没中意的人。”

    王满银伸手搂住他的肩膀,“昊子,咱两什么关系,你给我老实交代,兄弟我给你好出主意呗,你一个人憋着也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陈明昊心虚的看了看周围,此时的罐子村还是被黑夜笼罩,寂静无比,没有一个人家亮起煤油灯。

    他悄声说道:“那我说了你可不许笑话我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,你快说。”

    “这,其实”陈明昊扭捏了好一会儿,才挠挠后脑勺说道:“其实我比较中意田巧珍那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甚?田巧珍?”王满银愣了一下,这才想起来是谁,这不是在大队部挣工分的那位俏寡妇嘛。

    别说,这位寡妇长的还真是水灵,皮肤白皙身材也是前凸后翘,平日一对翘臀不知道引起了多少男人的欲望。

    而且别看田巧珍是寡妇,但其实人家的年龄并不是很大,也就才二十七八,正是一个女子风华正茂的时候。

    之前就是因为王小兵的母亲嫉妒田巧珍的美貌,才造谣田巧珍和刘义干部勾搭,因此吃上了白馍馍。

    王满银啧啧称奇,戏谑道:“昊子,你隐藏的有够深的啊,居然喜欢田巧珍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,我只是喜欢像她那样的,不是喜欢她。”陈明昊辩解道。

    “啊对对对。”王满银敷衍点头,然后摸着下巴说道:“可是大娘估计不会同意你和田巧珍在一起吧,毕竟是一个寡妇,这件事够呛。”

    陈明昊也落寂下来,他也知道这一点,所以才迟迟不敢开口,他也去相过亲,但都没有对上眼的,当然,大多都是女方嫌弃他的条件太差了。

    现在在鸽子市干了快两个月,他的腰包也渐渐鼓了起来,所以想法也多了一些,对田巧珍的想法更多了。

    王满银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昊子,好自为之吧,车到山前必有路,男人只要有钱,其他的就全都不是事儿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停住了脚步,他的家就在村口。

    陈明昊点头,转身继续朝家里赶去。

    他的家在东拉河的那边,也是在村子边缘,好巧不巧,田巧珍就是他的邻居,正是朝夕相处之下,他才会生出爱慕之情。

    他发现田巧珍与普通的农村女子很不一样,有一种清水出芙蓉的感觉,让人眼前一亮,除此之外,农村女子的优秀品质她全都有。

    勤劳,淳朴,热情,友善,只是命不好,嫁的丈夫早早就死了。

    陈明昊心里想着这些有的没的,忍不住深深叹了一口气,可惜,自己连接近她的心思都不敢有。

    平日里尽管是邻居,但是基本上一天都不会有交流,陈明昊只是偶尔的偷偷打量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此,从没有人发现他喜欢田巧珍,包括田巧珍自己也不知道,今天要不是王满银提起,他也不会说出自己心底的秘密。

    踩着列石走过东拉河,来到田巧珍院子外面,他下意识透过低矮院子看了过去,希望发现那一抹俏丽的身影。

    但旋即他又摇摇头,现在正是人们睡的正香的时候,谁会在外面瞎晃悠的。

    他正想直接回家的时候,余光突然出现一盏煤油灯!

    他心里一紧,赶忙俯身蹲下,还好手电筒他早就关了,不然说不定就被发现。

    一阵,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响起,脱裤子的细碎声和流水的哗啦声随之传来,让陈明昊心中浮想联翩。

    这是朝思暮想的巧珍起夜上厕所?

    一股邪念突然升起,他瞬间感觉口干舌燥,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,天人交战之下,还是战胜了理智,让他悄悄撑起身子。

    只一眼,在煤油灯灯光照耀下,两瓣白花花就映入眼帘,让陈明昊有一种呼吸不上来的感觉。

    此时的田巧珍正在提裤子,栓好裤腰带后拿着煤油灯进了窑洞,浑然不知道围墙外面有一双贼眉鼠眼。

    陈明昊忍不住叹了一口气,他纠结的时间太长,因此只看大了一眼,但那白花花已经深深映入他的脑海。

    他只感觉下面胀的难受,快步回到家,将玉米面和粉条放好,然后来到院子外面,躲在一个山坡后面做着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假装是在上厕所,但脑海里那一片白花花却是挥之不去,胸膛不断起伏,呼吸也逐渐沉重,但马上,他猛的给自己一巴掌。

    他不应该玷污心中的白月光,当即提上裤子,转身回到家,开始思考自己的终身大事——

    >